韩琉瓖

GET HELP!

串个最近的梗哈哈哈哈哈哈哈

两位老师
我真的不想吃rps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别逼我了跪求
这什么神仙自己同人歌都写好了!

💐

我爸是个话很少的人。

起码自打我记事起就这样,典型的中国式爸爸。

讨厌一切鸡飞狗跳的事物,比如猫,比如娱乐节目。

可我爱猫,我妈爱娱乐节目,他就替我管着猫,给我妈调娱乐节目。

干什么都是默默地,以前默默地接送我上下学,做三餐,很多家庭里需要妈妈承担的任务都是他来干,于是我妈十多年快乐的胖了二十斤。

他现在又默默地带我妈锻炼健身养身体,默默地养了很多的花草,开始听收音广播,夏天也很少穿很凉快的背心。

我其实挺庆幸自己懂事的时间没有比他老去的速度慢。

刚才微信跟他俩说话,问他还看不看世界杯了,他说,不看啦,不熬夜了。

我小学那次世界杯的时候,他下班回来做好了夜宵放在冰箱里,然后半夜蹑手蹑脚的走进有电视的我的房间里开始看球赛,安静的吃着夜宵,进球了也不敢欢呼,怕吵醒我。

虽然电视的声音很多时候还是吵醒了我。

我有时其实挺希望自己是个儿子,起码那个时候就不会半夜去妈妈那屋睡,而是可以爬起来跟他一起看,让他可以欢呼。

我现在可以陪他看了,可是回不去,他也不看直播了。
他做事其实优柔又寡断,说话也是,有时反反复复重复半天表达的只有一句话。

心比我妈细,管的比我妈多。

他不是这世上最聪明会世故懂教育的爸爸,他陪伴在我学生时代十多年,我成了骨子里其实跟他很像的内敛型。

可我通过那些笨拙,那些嘟囔,那些有时想跟我说说话但却不知如何开口的紧皱眉头,知道我有好好被他疼爱养育。

希望我自己能够越来越长大,让他少操心一些我的事情,以及更懂事的跟他相处。

还有他要平安享乐,天南地北各路菩萨的保佑都想求给他,最好心态越来越像我妈靠拢那样年轻。

因为,他是我世界里最好的爸爸。

父亲节快乐❤

港湾【三】兄弟骨科慎入

还有人等这篇嘛💌大三狗这学期特别忙到现在才更【闭嘴是你懒癌】给还在等更的小伙伴们一个大大的么么哒❤
Emmmmn这章推进了一下剧情,下一章就该推进主线感情了嘻嘻嘻嘻嘻ପ( ˘ᵕ˘ ) ੭ ☆
先把两个各自的女主安排得明明白白【……】
流水账话废,感谢你们的喜欢(●'◡'●)ノ❤
—————————੧ᐛ੭———————————

璐璐傍晚再过来的时候,手里提着一个保温盒。

她请了假回家去给周超做了粥和几样清淡的小菜,都是他平时爱吃的。

粥在锅里熬着的时候,她看着蒸起来的白气,手里握着舀勺,呆了一会找了一把小一点的汤匙靠在灶台边上等着。

脑子里乱乱的,中午去看阿超时看到的他双眼泛红的样子时不时的冒出来,她觉得心里有处七上八下的,总是定不下来。

她在周超身边五年了,记忆里从来就没见过他这副样子。

认识的他总是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有自己喜欢的少年气。

自己刚开始在医院实习的时候,遇见了刚从警校毕业的他。每次在医院见到他,他都是脸上挂了彩的样子,白白的脸上却一脸不在意的神情。给他包扎时他歪着头认真的看着,眼睛里像是有星星一般。

再后来跟他熟识,家里人催着她快些找男友不要拖太久结婚,但自己却在他身边,一直等一直等。

等来了他说在一起的那句话,再等他求婚。

她觉得自己就是他命中注定的妻子,他只要愿意自己无论怎样都会陪他一生一世。

可这婚,到现在也没有结成。

她的心,也一直悬到现在。

按理说给父亲守丧的三年时间已经到了,大哥也已经回来了。

可周超不提,她却是不知道该如何提起。

周围的朋友一直让她跟周超好好谈一次,这么拖下去总不是个办法。
她心里是愿意相信周超的,也愿意相信他们之间这么多年的感情。

可最近心里总是浮躁不定的,充斥着不安。

回过神来,粥已经开了。她连忙掀开锅盖,看着滚滚涌出的蒸汽,热气熏过脸颊,再到眼眶。
热浪滚过眼角的那一刹那,她突然有一瞬的鼻酸。

她决定等周超痊愈出了院,就跟他好好谈一次。
她闭上眼睛,深深吸了口气,然后把锅盖放在一边,关火把切好的葱花撒了进去。

到医院时太阳快要落山,天空是一片昏黄。璐璐下了出租车小跑着进了大厅,又怕粥跑得撒了从左手提着转移到胸前抱着。摁了上楼的电梯,不一会儿“叮”的一声,10楼已经到了。

电梯门缓缓打开,电梯门口站着一位穿着黑色大衣的女人。璐璐扫了她一眼,觉得有些眼熟可又想不起在哪里见过。女人的眼睛红红的像是刚刚哭过,眼妆晕散,头发也乱乱的,身上有淡淡的香水气息。

女人吸了吸鼻子,抬头看到了璐璐,突然开口说,
"你是不是,周凯的弟媳?"

璐璐走出电梯,猛的被这么一问愣了一下,然后犹疑的点了点头。

身后的电梯门已经关了,面前的女人却也没有进去的意思。璐璐点完头试探的开口道,
"……你是?"

女人张了张嘴,像是把什么话噎到了肚子里面去一样,尴尬的笑了笑,然后说,
“我是……凯哥的朋友,来看他的,这就走了,下次有空再聊。”

说着电梯又升了上来,美琳抿了抿嘴,说了句再见转身进了电梯。

璐璐抱着饭盒,楞楞的看着女人走进电梯关上了门。

她心里乱乱的,穿过走廊来到阿超的病房门口,推开门进去,却发现床上没有人。房间里若有若无的飘散着她中午带来的百合花的香气。

她的太阳穴猛的跳了两下,把手里的东西草草的放在门口的凳子上,便出了门要去寻周超。

前台的值班护士说他下午醒来征得了医生同意出去了不久,应该就在十楼这个厅散步。

璐璐左转右转,穿过了换药室来到了十楼的另外一个厅,突然像想起什么似的,走向了角落里周凯的病房。

中午时候周超的神情在自己脑海里闪现,太阳穴又猛的跳了两下。

还没走到门口,璐璐就看到了病房窗户里两个拥抱在一起的人影。

周超因为受伤而显得有些消瘦的身影侧背对着自己,他的头发好久没剪了有些厚重且杂乱,他紧紧地依偎在哥哥的怀里,黄昏的夕阳光亮透过半个房间撒在他的后背上,璐璐看不见他的表情。

璐璐能看见的,只有周凯闭着眼,歪过头亲昵着搂着阿超脖颈的模样。

从她这里看起来,周凯的嘴唇,仿佛是在亲吻阿超的侧颈一样。

她的心彻底的激烈的跳动了起来。不知名的警铃突然大作。

她从没见过阿超跟他哥哥亲近的模样,她见过少年气的他,见过哭泣的他,见过生气大叫的他。可现在自己眼前的这幅场景,是她从来都没想过会有阿超参与其中的。

她也从没见过阿超跟任何人,有这样的亲昵,包括自己。

她想起她和阿超的那些拥抱,突然心里酸胀万分。

璐璐一直知道在阿超心里他的哥哥有多重要,一直以来从未变过。可这份重要变成具体的形态呈现在自己眼前,自己却突然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

是自己想的多了吗?

璐璐回过神来,不知自己该不该进去,敲门的手伸出又放下。
然后背对着周凯病房的门口颓然的坐在门口的椅子上,看到夕阳的光斑洒在走廊里洁白的墙壁上,看着看着突然哭了起来。

她捂住嘴巴,站起身来跑到了走廊尽头的女厕,胃里是一阵翻江倒海的涌动。
她艰难的打开了水龙头,哗哗的水声流出,才敢小声的哭出声来。

————————————————

阿超不会渣的,大家放心

(。ì _ í。)

江苏卷作文了解一下

高考江苏卷 语言
复联三groot梗*
银护一"we are groot"梗*
我也不知道自己他娘的在写些什么*
祝各位高考锤基女孩高考顺利*

——————————————————————————

"你听得懂groot讲的是什么?"

"在阿斯加德上选修课的时候学过而已。"在兔子一副夹杂着疑惑和崇拜的眼神中,Thor恍然想起了他学groot语的那个时候。

说是选修课上有学,但当时的Thor完完全全搞不明白这些鸟语是个什么**东西。这个看不出来年龄的老树到底在讲什么?我还要装模作样听多久???

有一天下课之后,Thor从睡梦中被伙伴摇醒一同走出教室,然后在门口看到了用groot语跟老师交流的Loki。

看到阿斯加德黄昏的余晖落在他的发梢和眉眼,听到刚刚进入变声期的嗓音发出自己熟悉又陌生的言语。

熟悉的是他的声音,陌生的是他的言语。

Thor无奈又欣喜的发现,他的弟弟,无论说哪种语言,都是无与伦比该死的好听。

这世间的语言对于Thor来讲大概只分为两种,Loki讲出来的语言,和别人,包括自己,讲出来的语言。

Thor最后历尽千辛万苦,软磨硬泡了好几次Loki,终于可以跟老师简单的沟通了。

老树要离开阿斯加德回到母星的那天,Thor和Loki一同去看望他。

走到彩虹桥的时候老师伸出枝蔓牵住他们两个,又将枝蔓缓缓的缠在一起。说了一句Thor没听懂的话。

他转头看向Loki,等他翻译。

然后他看到Loki低下了头,笑了一下,然后又抬起了头,看了自己一眼,又看向老师,缓缓的说。

" .......Yes,we are Odinson."


Thor从回忆里回过神,看了看正在打游戏机的groot,觉得右眼有什么东西在隐隐作痛。

Loki,we are Odinson.

锤基女孩今天要在美甲店表演一个原地爆炸🎉
从美甲店一路🙌这样回来的

【虫铁虫】【锤基】Back to Yesterday

💓大家来品品这个结局 温暖的落泪的那种

攸卿:

        小甜饼HE
        背景:复联三之后
        CP:虫铁虫、锤基、霜铁闺蜜组
        简介:无限战争后洛基因为栽种并照料了世界树的残枝而成为了守护世界树的神,他与托尼·斯塔克有一个约定,作为交易的酬劳,恶戏之神将会送还他的爱人。
        分级:G级
        警示内容:无警告
~~~~~~~~~~~~~~~~~~~
1、
        灭霸没能杀死洛基的消息在大战结束之后十天传来,那早些时候索尔正在选址重建阿斯嘉德,宇宙中最强大的国度在地球上寻找立锥之地,这听起来似乎有些过分滑稽可笑,但阿斯嘉德的国王仍然为他的人民顶住了一切,阿萨的人民已经不多了,他们成为了地球上几乎人数最少的少数民族,但地球已经被大大小小的国家塞满了,灭霸的响指让世界陷入了一片混乱,但索尔不能趁人之危。
        他失去的太多了,虽然雷神的性格使得他不会自怨自艾,但他不知该如何宣泄,
幸存者们落脚在挪威的海岸上,他们的神力让他们很快就建立起了可以遮风挡雨的避难所,人们自觉地在聚居地的中央竖起了一块石碑,刻上他们能想到的失去的亲人的名字,索尔在一个晚上来到了石碑下,他抚摸着那上面密密麻麻的名字,至少他们还有人记得,阿萨也失去的太多了,那些连同人际支系一同消失的同胞们,已经不会有人再来将他们的名字铭刻在这里了。
        他们不得不被彻底遗忘。
        索尔拾起地上的石头,他用斧头将它敲打了一番,那石头变得锋利了,他就攥着那块石头,一笔一划地开始怀念自己失去的一切。
        也许他的一生再也不会将他至亲们的名字写得如此沉重伤感,索尔手中的石头写下了他父亲的名字,奥丁沧桑褶皱的脸和卷曲的白发浮现在他眼前,“你呢?索尔,你是锤子之神吗?”
        “我是斧子之神了,父亲。”索尔伸手想拉住他的父亲,但那幻影微笑着由实化虚,就那样在他的眼前消散了。
        当他刻好了母亲的名字时,他放下了手中的石头向海面眺望,海潮一轮又一轮地推挤着、崩塌着,潮头击碎的浪花仿佛阿斯嘉德星海中的光屑,一轮金光闪烁的巨船在海面上桅杆高竖,那是他眼中母亲最后的模样,被驶向飞瀑的巨船载着,最终升腾成满天凝望他的星星。
        他觉得自己应该为自己的姐姐留个位置,这没什么不应该的,她已经为自己所做的一切而随着阿斯嘉德消散在宇宙中了,如果自己还不为她在家中留下一席之地,那么又有什么能证明这位女枭雄存在过呢?他刻下了姐姐的名字,想象她披散着黑色的长发,用并不摄人的目光看着自己,那样的海拉看起来年轻多了,她坐在索尔的身边,海风撩起她的头发,索尔猜想如果此刻她还活着,那么她已经不再有证明自己的必要了吧,也许海拉真的可能和他一同坐在这里望着中庭的星空和大海,就真的和姐弟一样?他情不自禁,朝着那个影子轻声唤了一声姐姐,而海拉转过脸来用嫌弃的目光看了他一眼,倏地一下消失了。
        索尔垂下头,他的家中只有他一个还活在这世上,那只真正的蓝眼睛中光泽更暗淡了,他力拔千钧的手微微颤抖,几乎抓不住那块小小的石头,还有一个人,他最不该、最不想、最不能失去的,却最终没能战胜兀尔德书写的命运的人,他的弟弟,他的爱人。
        在石碑上刻写这个名字时,索尔用上了最大的力气,那石头的尖角被他别断了,手指突然磕在锐利的棱角上,血迹渗进笔画的缝隙里,他用袖子去擦,却看见一只苍白的手掌握住了自己的手臂,他没有实感,但他不论如何都会认得,那是他弟弟的手。
        洛基在那个名字上用另一块石头狠狠地划了两道,这倒很符合他的性格,他肯定更喜欢在广场上立一尊金像,或者在剧院里拍一出救世主的戏剧,甚至两者兼有,而绝不是把自己的名字和其他人刻在一起,成为密密麻麻中的一部分。
        “I miss you, so much, Loki.”
        他猜想他的弟弟会说什么,但没有预料中的任何话语,他的弟弟只是看着他,翠绿的眼睛里有无数的情绪明显又汹涌地流过,他开口了,声音低柔而脆弱,“哦,我的哥哥,你不会真的以为我死了吧?”
        是的,你假死过很多次,这种回答也很符合你的性格了,索尔希望这幻影能停留得更久些,他长久地凝视着洛基,但却看见他弟弟的眼神中出现了一丝恐慌和错愕,他的脸色像是约顿海姆积年的冰雪,就连发梢和眉眼都渐渐染满了霜雪的颜色,他的眼睛像是支撑不住了一般阖上了,一具有重量的身体倒在索尔的怀里,冰凉、苍白、轻飘,但是活着。


2、
        回到地球太难了,难的不是过程,而是归来需要面对的一切。
        托尼无数次在梦回时想起那天在巨大的轮型飞船里,他授勋一般拍着那孩子的双肩时彼得的笑脸,最后又终于在一声又一声的“我很抱歉”里醒来。
        他以为自己已经喜欢了命运的恶意和失去,但这个,他也许余生都无法习惯。寂寞的镰刀会收割空旷的灵魂,一切重复决绝,但未必重复幸福。
        “吾友们!吾友们!”雷霆之神造访了这里,他近日是这里的常客,复仇者联盟失去了许多宝贵的成员,剩下的人必须团结一致,否则他们将失去更多,而现在没有能轻易提起甚至承受失去了。
        队长最先迎接了索尔的到来,他在这位日渐沉郁的神祗脸上看到了大战以来的第一次笑容,索尔的怀中抱着一个用披风裹起来的人,红色的衣角与白色的头发映衬着,让他一时猜不出这是什么人。
        “我需要班纳博士和斯塔克的协助。”索尔把洛基放在休息室的沙发上,这下赶过来的人可以看出这是谁了,洛基的身体已经完全被雪白覆盖,他看起来并不好,但他还活着,仅仅这个就足以让雷神获得重生般的喜悦。
        “索尔,他这是?”班纳挨得近了一些,寒气扑向他的面门,他看得到洛基胸膛微弱的起伏,但他就像一块南极的冰川一样冷。
        “不要被这个蠢货吓到了,”洛基睁开眼睛,他费力地甩开索尔胡乱地缠在自己身上的披风,那东西简直要把他捆起来了,他撑着沙发的靠背坐了起来,那让他看起来累得厉害,洛基环视了眼前的人,虽然在看到班纳博士时瑟缩了一下,但他还是道出了他的目的,“我需要托尼·斯塔克。”
        “他正在过来,”队长说着瞟了一眼门口,正巧看到穿着黑色背心的托尼走了进来,“已经到了,”他改口道。
        洛基没有站起来,他只是看着托尼,那是在要求他过来,邪神似乎很是不想说话,事实上如果不是索尔,其他人看着他的样子一定是很恐怖的,但托尼就是看懂了他的目的且毫不畏惧地走了过去,邪神突然攥住了他的手臂,一阵白色的微光,他们在其他复仇者的眼前一同消失了。


3、
        “又复活了,嗯?”托尼和洛基一起站在不知名的海岸上,这里满是礁石,没有任何细软的沙滩可以落脚,邪神毫不嫌弃地坐在一块石头上,他看起来似乎耗尽了力气,因而很久都没有出言讽刺,托尼也抱着胳膊坐在不远的地方,过了大概有十几分钟那么久,托尼又说道:“你看起来就像马上要哮喘了。”
        “人在身体虚弱的时候咳嗽只是你们中庭蝼蚁不符合医学常识的影视创作而已,”他攒了这么久的力气就是为了说一句长句来讽刺自己,这个认知让托尼决定闭上嘴,他不能在索尔又一次失而复得的时候把洛基气死,至少也不能让他为了讽刺自己而缺氧致死。
        “我需要你的帮助,斯塔克。”洛基又说话了,“当然,也不是没有报酬。”
        “什么?”
        “你别问了,我现在说话很累,”洛基少见地示弱了,托尼发现他的眼睛似乎有些睁不开了,他本能地走过去,洛基满意地点了点头,“阿斯嘉德毁灭的时候我留下了世界树的枝叶,它还能活,我把它栽在了这里。”
        “这里是礁石滩呐,你认真的?”
        “神木不需要你们中庭那种养料,”邪神语带讥讽,“我用我所有的神力让它成活,但它无法生长,因为,他在这里见证不了爱,世界几乎崩塌了,它感受不到任何有利于它的情绪。”
        “你为什么要种植它?在这种时候,一棵树?”
        “九界生长在世界树上,它是法则、是秩序,它能矫正一切不正确的东西。”托尼觉得答案呼之欲出,他想要确定他的答案,因此洛基一句话只间的喘息都变得像一百年那么漫长,他说出了他想听到的:“灭霸违背了秩序,而它会让他们复活。”
        “它会给你一个幻境,战胜它,打败它,向它证明爱没有消失,找到你的爱人,让它生长,斯塔克,你就需要做这个。”
        托尼迟疑了,他未必能够面对这一切,他知道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如果这是必须的,那么他未必不会在幻境中被击垮,于是他问:“为什么不是索尔和你?”
        “别担心,斯塔克,”他说,“我已经选择守卫它了,我与索尔不再存在在同一个世界里了,你懂了吗?我与它是一体的。”
        “出题的人不能考自己对吗?”
        “就去吧,用你们中庭人的话说,别给我考个鸭蛋回来。”


4、
        光影在眼前的变化像是揉碎的彩虹,托尼觉得自己像是钻进了魔衣橱的那个孩子,是的,任何人在魔法中都会感到惊讶吧,那是一条隧道,他朝前走,脚步没有回声,任何声音在这里仿佛都消失了,他的心跳和呼吸开始清晰起来,就像是心脏在耳边跳动,托尼前进着,光线转了个弯,一道玻璃门出现在他的面前,但他却看不到对面光景,托尼推开了那扇门,令人意外,门后竟然是几乎结束了十年的斯塔克博览会。
        托尼记得那个时候,他的心脏里还嵌着一块可以毒死自己的钯核心。
        钢铁士兵们朝着平民开火,那天他救了很多人,也有许多人没有被救下,托尼·斯塔克是个英雄,但他的英雄之路上也流着遍地别人的血。托尼此时才发觉自己身在盔甲中,早期的Mark不如后来的纳米技术完善坚韧,他操纵着盔甲掠过高空,一把打翻正把枪炮对准孩子的敌人。
        “Nice work,kid!”他听见自己这样说,但有些东西不一样了,尤其是当"kid"这个词几乎已经成了某人专用的之后,在那一个晃神的空档,他悬停了下来,而那个孩子站在自己下面高喊:“谢谢你!斯塔克先生,我叫彼得·帕克!”
        原来一切早已注定。       


5、
        托尼本想在那一刻去呼唤他的名字,但在话语出口的那一刹那,黑暗迅速裹挟了他,他被抛在一块坚硬地面上,面前是大片的断壁残桓,托尼坐了起来,他心中袭来一片阴云,这里的不详让他感到似曾相识。
        在那片瓦砾中间有一道隆起的裂缝,像是被什么东西拱起的,他迟疑着走过去,那到片裂缝中间,隐约可见的红色与蓝色沾满了灰尘,托尼感到胃里像是被塞进了一块灼热的红铁,那是一种无法安抚无法触碰的剧痛,那孩子曾经经历过这个,但他逃出生天,成为了一个真正的英雄站在他的面前,那绝不是他现在所见到的样子。
        托尼的手指深陷在废墟里,他一把一把地挖掘着那些东西,甚至不觉得自己可以召唤盔甲,他的血迹一点一点渗进灰泥里,那孩子几乎从未离他这样远,远到他即便紧紧拥抱着他的身体却依然拥抱不到他的生命。
        他叫着那孩子的名字,彼得的胸膛被钢筋洞穿,那孩子干净的蓝眼睛落上了一层细细的灰尘,他的眼睛似乎在望着自己,但那失焦的视线又穿过了他,落在了不知多渺远的别处。
        托尼从骨头里打了个寒颤,他曾经险些失去过这个男孩,那片深浓的黑色再一次席卷了他,他被拖拽着放开了男孩的手,视野的尽头是年轻爱人染满鲜血的面孔。


6、
        这一次是自己的家,壁灯恰到好处地亮着,白光与温暖像是一只安抚他的手掌,他冷静下来,房间里没有别的声音,只有镶嵌在墙壁上的电视播报着新闻,他注意到了时间,那是四年前的消息。
        “钢铁侠托尼·斯塔克于前日凌晨三点二十二分于哥伦比亚和康奈尔长老会医院被宣告死亡,葬礼于今晨在伍德劳恩公墓举行,到场人员众多,斯塔克公司现任CEO波茨女士致悼词。”镜头被切换到墓地外围,托尼看着自己的葬礼,他感受到了一种唐吉可德攻击风车一样的荒诞,而下一秒他看到了人群中的一张脸,这让他如鲠在喉,之前的心思刹那间烟消云散。
        彼得手中捧着白玫瑰站在人群当中,那镜头太远了,而且并没有为这个人群中的孩子停留一分一秒,托尼感到自己的心脏疼痛起来,他逃出这个房间,这不可以是真的,即便在幻境里也不该发生。
        人群从他的身体中穿过。
        他真的在这里死去了,死在了西伯利亚严寒呼啸冰霜被覆的雪地里,他的男孩找到了他,但是就如同他们从来都不想面对的一样,那孩子从今天起要背负着他的死亡,就像泰坦星上的自己手握他生命的浮灰一般活下去。
        这是他们必须面对的可能,终有一天他们中的一方要背负着另一方的生命,托尼从来都是两个人中更懂得这件事的那个,也许再多的枪林弹雨都不足以让他们退缩,但分离可以,尤其是这由死亡带来的不可战胜的分离。


7、
        “你退缩了?”
        邪神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那声音听起来已经缥缈难闻,但托尼回过头去,他看到洛基就站在他身后,邪神的背后倚着一棵凋零的断木,他看起来更加虚弱了,指尖甚至像是升起了缥缈的雾气,“我可能会消散的。”神祗说道:“如果它不成活,那我就要和它一起消失了。”
        他们一时间都没有说话,洛基把手指举到眼前,那丝丝缕缕的雾气在空气中逸散,他坐在地上,托尼坐在他身边,就像他们从来没有针锋相对兵戈相向,而是一对可以促膝长谈的老友一般,洛基的伸手托着下巴,“你们几乎在泰坦星战胜了灭霸,我以为你现在已经无所畏惧了。”
        托尼看着眼前这个仿佛结了冰一样的人,他回想起自己所看到的,轻轻摇了摇头,“我是个人类,就比如那个响指之前我们可能为自己活着,但灰尘吹散后我们要背负更多人的生命。”
        “活下来是一种罪恶吗?”
        “也许不是,但人类的情绪审判自己的时候往往不是那么理智。”托尼抬头看着天空中的太阳,他被阳光刺激得像洛基一样眯起眼睛,邪神看着他,却突然发出了一声轻笑,“我曾三次在索尔面前早死,但他没有一次被击垮,斯塔克,如果每个人都为了躲避生命中的一个必然就枉顾一切,那么爱在诞生之初就应该湮灭。”
        “托尼,”洛基突然这样叫他,“如果不是你越过一切、承受一切却依然不得不承认的东西,那就不是爱了。你的旅程还没有结束,我该走了。”
        周身的一切震荡着坍塌,邪神的身影像是烈日下升起的冰雾一样随风而逝,在跌下深渊的一刻,托尼突然意识到,洛基是不会随便坐在地上的。
        恐怕这一次他说的是真的。


8、
        他落在一片黄土之中,泰坦星的夕阳像是隔着千万道蒸腾的暑气一样扭曲、坍缩,这个幻境中世界就要毁灭了。
        “我感觉不太好,斯塔克先生。”
        托尼的瞳孔终于聚焦,他看见那个梦中看见千千万万遍的身影,但这身影映照着那每一次将他从梦中惊醒的画面,无法逃离地袭到他面前。
        托尼再一次抱住这个孩子,彼得抓住他,就像托尼是沙漠中唯一的绿洲,泥沼中最后的稻草,就像是这个人,他唯一最信最爱的人可以拯救他一样。
        他倒在自己怀里,他说他不想死。
        一切关于死亡的绝望与恐惧严丝合缝地与那一天重合,彼得颤抖的身体一寸一寸化成轻盈的灰,他的眼睛还紧紧地追着托尼的眼睛,然而托尼的脑海中巨响轰隆,竟连一个字都难以说出。
        造化非要如此,要让他的孩子再一次消失在他的眼前。
        他不会允许了,托尼·斯塔克不会允许。
        那是他越过一切、承受一切却不得不承认的东西,那是他枉顾一切必然却最终不可否认的事实。
        他说道:“彼得,我爱你。”
        我真真正正地爱着你,哪怕从今往后你化星辰我在地;我真真正正地爱你,哪怕从今以往终有生死终会分离;我真真正正地爱你,所以我此刻可以背弃自己,去恳求世间所有能张开眼睛的神灵来挽留你。
        坍塌停止了。
        彼得跪坐起来,他错愕地看着托尼,眼神闪闪发亮,似乎全然忘记自己曾经死去,“您说您爱我,斯塔克先生,您爱我!”
        “是。”他用一个单词来回答他,泰坦星灼灼的夕阳与绵亘万里的赤云似乎要爆出火花,彼得身后一轮莹白色的门出现了,托尼把他紧紧抱在怀里,他们的手臂交着手臂,下颚贴着肩窝,彼得小声问道:“您这是要开门么?”
        “不,彼得,我只是要抱你。”
        荧光迸开笼罩住他们,这个拥抱漫长到使人忘记时间,当他们再睁开眼,看到的却是长着生机勃勃的金叶的世界树下,洛基手中握着朴素无华的木权杖,坐在一块凸起的树根上,带着托尼眼熟的笑容看着他们。
        “你又欺骗我?”托尼的话中并没有责怪,他们相对大笑,洛基说:“你永远不知道我什么时候会戏弄你们。”
        “这次真的成为救世主了,不去找索尔吗?他在重建阿斯嘉德呢。”托尼拦住了发现邪神的彼得,这孩子还不知道其中的许多变故,但好在他有足够的时间去告诉彼得一切。
        邪神眼中的光芒暗淡了下去,恢复如常的身体似乎微微瑟缩了一下,他站起身来走向托尼,但世界树落下了一道光芒,将他拦截在树冠之下。“我已经与它是一体的了,世界树枝系所及之处表示我可触及之处。”
        “那么你?”
        “没有什么必然能将我们分离。”
        他们的目光隔着辉煌的悬垂的枝叶交汇着,托尼笑着转开了头,他与彼得揽住了彼此的后颈,在世界树的辉光下,交换了世界重生后的第一个亲吻。


后记
        “索尔,你就管管你弟弟成不成?他今天吃了我第三盒甜甜圈了,第三盒!”
        托尼愤慨地看着入侵大厦的邪神,他当年还可怜这个小家伙年龄轻轻只能余生与大树为伴,谁成想!
        “没办法,世界树长的太快了,它既然已经能支撑九界,那我当然该来拜访拜访你,这还没离开中庭啊,斯塔克。”邪神噙着一抹坏笑拆开一枚甜甜圈咬了一口,“毕竟,我是救世主不是?”
       


END

😱

我的妈呀咋涨这么多粉
宝贝们我不是画手呀就是没事发点段子的小学生文笔的
画不是我画的呀我在评论里说了是在微博看到的
锤基圈里想认识的我们微博互关呀微博也是同一个id名字

复联三 一部开场五分钟让我哭成狗的电影
“我和你有过三次离别
三次眼睁睁的看着你死去
我甚至没有头发把你的头发再编进去了
Loki,我什么都没有了。”

微博上看到的一组图
大家品品
是今天的锤基女孩本孩的我们了